龙翔天地,醉意流长

中山醉龙

四月八日,浮屠浴佛,

诸神庙雕饰木龙、细民金鼓旗帜,

醉舞中衢以逐疫,曰转龙。

——《香山县志》(道光志)

1

醉龙传人·威风凛凛

长洲古名烟洲,曾是石岐海上的一个小岛屿,河网密布,村民多以捕鱼为生。无论是祈福降雨还是驱疫辟邪,在长洲人的心目中,龙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,当地人擅用舞龙这一形式,回馈龙的恩泽,表达与龙的亲近。

(长洲村景)

早在贞观年间,中山便有“舞龙首龙尾,先游市,再入寺,洒净水于佛”的习俗。当地人认为舞醉龙有驱疫逐害之效,到明清之际,每年农历四月初八的“浴佛节”,长洲人齐聚庙堂、礼佛拜神,舞龙狂欢已蔚然成风。人们以最为古老而独特的庆典仪式,坚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条“龙”。

(侯王庙中供奉的木龙)

为了一睹醉龙的风采,文木抢救性记录拍摄组赶在农历四月初八前抵达中山西区,见到了阔别已久的根叔和他威风凛凛的醉龙队。根叔的全名叫黄焯根,认识他的人都亲切地称呼他“根叔”,今已88岁高龄,因长期习练武术且长于中草药,目前身体依旧硬朗。根叔是长洲醉龙舞的第五代传人,为醉龙舞的保护和传承倾注了自己大半生的心血。文木君同根叔的缘分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建立,这一次重逢,既是回访,也是一次再探索。

(阔别四年的根叔依旧精神矍铄)

2

代代相传·烙印心中

四月初八临近,根叔也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。长洲村里巷道纵横,根叔喜欢以车代步,骑着他的“宝马”四处穿梭。侯王庙是他每日的必经之处,到庙里坐一坐,上一炷平安香,成为根叔多年来的必修课,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与执着,这座曾经一度荒废的庙宇才得以保存,成为村里的重要场所。

(根叔与他的“宝马”)

(侯王庙是长洲人的福地)

我觉得村里面很多习俗,都是依赖了侯王庙表达出来。在侯王庙吃饭求的是一个意头,所以我总是说,无论晴天下雨,都要先把棚搭好。摆酒一定要在庙里面摆。

——根叔口述

根叔几十年如一日,坚持把吃醉龙饭的地点选在侯王庙。在他看来,这不仅是一块承载回忆、寄托希望的福地,更是长洲人祖祖辈辈的根系所在。

(根叔每日都会到侯王庙上香祭拜侯王)

(侯王庙搭棚)

为了更好地传承醉龙,根叔一手组建的长洲醉龙队如今已是枝繁叶茂,但因年事已高,逐渐退居二线,醉龙队便交由儿子黄金渐(其后统一称呼“渐哥”)打理。四月初八日益临近,根叔放心不下,还是忍不住前去指导一二。

(根叔亲自上场)

舞醉龙很讲重腰马。腰马做的好一定要用力气。没力气的醉龙是不好看的。有力气,有定力的醉龙才好看,这就要求舞醉龙的人要有内功,所以一定要练武,才能舞好醉龙。

——根叔口述

代代相传的醉龙,融汇了洪拳、醉拳、杂耍等各种武艺与技艺。开马、转马、上马、反正马(四平大马)、出拳、丁字马(金鸡独立)、关公踢四门、挽龙三拜、三星贺龙、退步寻龙、金鸡独立、卧龙探青、雪花盖顶、翻天覆地……这些基本功和套路动作对于根叔来说,早已成千上万次地烙印在心里,孙子黄杜全、外孙张坤乐也受其感染,几年前便加入醉龙队,如今虽是老队员,根叔仍然严格要求他们精确每一个动作。

(根叔亲自指导徒弟训练)

3

节前准备·木龙开光

浴佛节不仅要舞龙,还要制作、食用传统的点心。农历四月,正是栾樨树叶繁茂的季节,长洲人认为这些叶子有驱逐疫病的功效,便将其捣汁,与上好的糯米粉、澄粉和沾米粉一并混合,加入几片甜脆的冰片糖,再用模具勾勒出美观的造型,做成软糯清香的当季美食,成为佛龛前最好的供品。

(栾樨饼)

醉龙龙身小巧精致,适合多人齐舞。长约一米左右的木龙,多用樟木、檀香木、金丝楠木、坤甸木、红木等坚硬的杂木为材料,以各个年代的绘画特色为蓝本雕刻制作而成。神像前最古老的这一条木龙(如今收藏于中山市文化馆)制作于明代,是珍贵的历史见证。醉龙在特殊时期曾一度被禁止,木龙等道具也遭到严重破坏,根叔冒着被批斗的危险从垃圾堆里捡回这条古旧木龙,藏于家中,才使得长洲醉龙能够保存和传承下来。

(根叔与明代古木龙的缘分)

农历四月初七晚,人们忙进忙出,准备香火、炮竹、锣鼓等道具。“左点天地动,右点日月明,中间一点升华盖,乾坤日月鬼神惊”。根叔用蘸水的柚子叶一一为木龙开光,一条条木龙便有了灵气。作为族中有威望的长老和醉龙队的“总教头”,年迈的根叔总会亲自出来主持大局,根叔挥舞着开光牌,引领着队伍入庙祭龙拜龙。

(浴佛节前晚,根叔为醉龙开光)

凡是点睛、开光等各方面事情都要用到这个耙子(开光牌)。我们用柚子叶点睛以后。就把耙点着。代表旺狮旺龙。然后狮子啊、龙啊、都要尾随这个耙走,向这个耙做三拜九叩的动作。我爷爷,我爸爸,到我都一直在用这个耙,已经有四代了。我现在也想把它传下去,不想失传了它。

——根叔口述

(浴佛节当天,根叔率领醉龙队祭拜侯王)

4

醉龙巡游·酣畅淋漓

如果说四月初七晚的点睛仪式充满了隆重的仪式感,那四月初八的浴佛节醉龙巡游则有酣畅淋漓之态。四月初八一到,根叔和醉龙队整装待发。木龙、酒埕、乐器、旗幡等传统道具也已一应俱全。伴随着锣鼓和醒狮,根叔率领醉龙舞队从侯王庙出发,醉龙队首先到达黄氏大宗祠门前空地举行起龙仪式,随后,便沿着村中的大街小巷开始巡游“洗街”,驱逐瘟疫,祈福纳吉。

(浴佛节当天,根叔率领醉龙队祭拜侯王)

(浴佛节当天,醉龙队祭拜侯王)

醉龙队由渐哥牵头,舞龙者边舞边喷酒,每到土地公坛、社稷坛或祠堂等地便要停下拜祭,燃放鞭炮,也可随意变换双龙出海、横8字形、之字形、四角方形、梅花形等不同的阵型。早期的舞龙没有音乐伴奏,全凭队伍的呐喊声助兴,舞者大喊“生个来”,以祈求捕捞渔获新鲜生猛,后来加入锣鼓钹等打击乐器,奏“三星鼓点”伴之,鼓舞士气的同时也使醉龙舞的动作极富表现力。漫天喷酒的美酒,似是长洲人对“僧家浴佛”的独特理解,也契合了佛诞之时神龙为其洒水沐浴的虔诚寓意。

(浴佛节当天,根叔率领醉龙队巡游)

(醉龙队走街巡游)

根叔在侯王庙一边等待巡游队伍归来,一边为村民分烧猪肉,虽然每人分得的数量不多,但却凝聚着全村人参与盛会的热情。巡游结束后,醉龙队回到侯王庙,乘兴而舞,将气氛推向了高潮。根叔在一旁默默观看,虽不能亲自参与,但也倍感欣慰,队员们已逐渐领悟醉龙“形醉意不醉,步醉心不醉”的不拘一格之态。醉意朦胧间,舞者脚步轻盈又不失稳健,飘逸又不失豪迈,兴之所至,酣畅淋漓。

(醉龙队回到侯王庙表演)

夜幕降临,乡情在美味的食物中弥漫开来。全村父老乡亲相聚在侯王庙和附近的宗祠前,把酒言欢,久居香港的妹妹及亲友回到家乡,团聚让根叔享受到了久违的快乐和幸福。酒酣耳热之际,一年一度的长洲浴佛节落下了帷幕。

(浴佛节当天,醉龙队集体合影)

三分醉意,七分清醒,醉龙之于根叔,不仅是儿时的玩伴,更是多年的老友,对待它们,他很爱惜,也很上心。长洲烟雨,润物无声,正是根叔这样沉默又执着的守护者,让传承数百年的醉龙神韵,在一代又一代长洲人的成长与记忆里延绵。

文&图丨(文木) 黄婧